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樊哲诞辰90周年纪念 (1926.8.25--2016.8.25)  樊哲逝世十周年纪念(1926.8,25--2005.12.13)  樊哲逝世九周年纪念(1926.8.25--2005.12.13)  樊哲逝世八周年纪念(1926.8.25--2005.12.13)   樊哲逝世七周年纪念(1926.8.25--2005.12.13)   
永久馆
个人档案
樊哲
(1926-2005)
陆振超
(1924-2015)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纪念文章
老爸逝世三周年祭 作者:儿子 | 点击:921 | 2018-10-16 06:41 回复 
                                                老爸逝世三周年祭
      2015年10月16日凌晨1点50分老爸走了,9个小时前陆红才把他交给刚刚请的护工离开,据护工讲:0点时老爸还关心地让他休息,说没什么事,没成想一个多小时后护工发现老爸已停止呼吸。2014年10月体检发现老爸肺部肿瘤,弟妹告诉我后,我们商量老爸已91岁高龄,又有糖尿病等不易做手术、化疗,分析老人的代谢比较慢,发展不会很快,决定不告诉他病情采取保守调理的方式维持。2015年5月、8月我先后两次回家看老爸,已经逐渐感到他身体日趋不好。虽然意识到老爸可能不会像我们在他90岁大寿时祝福他会长命百岁,但也没料到竟这么突然离世。
      老爸出身贫寒,他的父母在其13岁、17岁时先后去世,靠亲友接济自谋生活出路。曾经在一家牙科诊所学徒,并认识了我妈。那家诊所是我姥姥的亲戚开的,那年代姥姥孤儿寡母带着两个孩子,靠给人做点手工零活为生,没有条件送孩子上学,就把我妈送到这家做家务活换取所需的学费。妈妈白天上学,放学后的时间里就是给那家拼命干活了,其艰辛可想而知!后来这家给爸妈提亲,其实是看老爸人挺老实能干想利用这一关系把爸拉住长干。但东北解放时老爸还是出来参加了革命工作,爸妈也没断前缘成了家。老爸只有小学文化,后来自学些知识,更多的是参加工作后参加文化补习班,党校培训等提高了文化、理论水平,上世纪50年代初期就担任大医院的领导工作直至退休。老爸工作谨慎、认真、负责,非常注重联系群众,不论高级知识分子还是普通员工都能平等友好相待,深得群众的好评和拥护。老爸为人坦诚实在,不耍心计,在复杂的现实中有时就显得愚钝,但他始终不变。老爸经历了很多政治运动,但他从不整人,就是坚持实事求是,不搞假大空和歪门邪道。“文革”中老爸受到很大的冲击,遭到造反派无数次批斗,甚至被他们指使的流氓地痞残酷地殴打!但他还是坚强地挺过来了,重新工作后还是积极努力直至退休。
      老爸享年92岁(差5个月就实足92周岁),在陆家家族中是最长寿的了。我的爷爷奶奶都因病中年夭亡。老爸小时家境不好,爷爷只是个家族墓地守护人,收点看护墓地的小钱养家,爷爷死后奶奶带着几个孩子就只好依靠同样贫困但很善良的大爷爷家关照度日了。几年后奶奶也病逝。所以看不出老爸有长寿的基因和条件,但他却能够长寿,我想有几点原因:
一、 老爸爱运动,年轻时爱好篮球、乒乓球、游泳等,“文革”前常常参加单位俱乐部里组织的周末舞会,夏季带全家外出野游。退休后他更注重锻炼,每天清晨坚持到松花江畔散步,跟随人家练气功。愿意到市老干部活动中心参加活动,打麻将、玩扑克牌等。生活有规律,有内容。高龄以后除了有些耳背,视力还很好,头脑反应也不迟钝。有病就在妈妈的催促下和弟妹们精心的安排照顾下及时治疗,身体状况始终保持的很好。妈妈活着时开玩笑地说:看看你们老爸越活越年轻了,白了的头发又长出黑发了。
二、 老爸长寿得益于妈妈长期的精心照顾。老爸爱吃,但他自己不会做饭,妈妈生前还能下厨做饭时,总能为老爸做适宜他吃的可口饭菜。六十年代初的困难时期物质供应贫乏,老爸也因营养不良患有肝炎,皮肤病等,妈妈就想尽办法给他调剂饮食,增加营养。妈妈还在家里笼养几只鸡下蛋给老爸吃。在食品供应匮乏、家里人口多、经济不富裕,老爸也节俭自律从不提吃穿的要求,后来条件好了他的省钱意识也没改变,仍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为此妈妈常常唠叨埋怨这个傻老头。后来妈妈做不动了,就让老爸出外到饭店里吃点儿爱吃的,但老爸总是嫌贵怕费钱,其实家里的经济条件已经很好了,但也难改变他已经形成的意识和观念。他自我感觉活的很愉快很踏实。老爸做到了“静以修身,俭以养德”的境界。
三、 老爸心态好、与世无争、知足常乐。
>> 祭文回复
女儿 】 2018-10-18 09:52
今天,看到大哥在父亲去世三周年所写的祭文,回想起晚年的老爸穿着棉质白衬衣外套,枣红色毛坎肩,坐在被温暖阳光照射的红沙发上,精神焕发地讲述他难以忘怀的一生时仍然感到那么亲切。我曾期望他写一本回忆录,老爸也答应了,然而动笔写了几页就不写了,总说组织文字水平低,从父亲轻描淡写的口述中得知,父亲15岁被选当兵,半年后成为卫生兵,在东北全部解放前夕参加了哈尔滨市前线医疗队,赴锦州、义县地区,(辽沈战役),接收万名伤病员的救护任务。战役结束回哈后,医疗队总评会上爸爸被评选为甲等支前模范,当时哈尔滨市长饶斌亲自给他戴上甲等模范奖章。 还记得2005年8月中旬,大哥曾与我商量如何给卧床的母亲泡个澡,根据我对母亲的了解,认为行不通,但大哥坚持要这么做,决定后我立即与医院药浴病房联系。当一切安排妥当后,我推着轮椅来接母亲,果然遭到母亲强烈反对,大哥果断将母亲抱上轮椅,送到病房进行了洗浴,期间母亲曾强烈的反抗,将大哥的手臂抓伤。正是大哥的坚持,使得妈妈离世前,洗了最后一次澡。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次澡洗的让她浑身轻松、舒服极了,死而无憾了。正是洗这最后一次澡,让母亲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多次提起,同时也提到她不太放心大儿子,不是别的放心不下,而是认为大儿子想问题、照顾人想的太细致、周到,等到他老了谁能想的这么太细致、周到让他可心得到照顾呢?母亲言语从来都是很婉转,联想到母亲卧床直到世前,我费尽心思想改善她的生活的质量,却往往都被她否决,她是生怕给孩子们带来麻烦,而选择委屈自己。
共1条 第1/1页 每页5条 首页 前页 后页 尾页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  天堂在线用户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