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个人档案
徐存秀
(1944-2009)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纪念文章
我那个天使般的姑姑,我送你远行了…… 作者:lixiaorong | 点击:3916 | 2018-05-13 04:33 回复 

我那个天使般的姑姑,我送你远行了……

小序:此文是徐心平表姐在我母亲去世后,写在她的博客中悼念我的母亲——她的亲姑姑的文章。记得当时,母亲去世后,我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心平姐姐的,电话中我们表姐妹失声痛哭……次日,大舅舅带着表姐妹们前来吊唁。姐妹们见面又是痛哭不已。如今,九年过去了,当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如今写下这段小序时,我的眼泪还是无法控制。在这九年里,我的大舅舅、小舅舅也相继去世……一次次地去送母亲的亲人,一次次地的伤痛又如何能用些许语言表述。如果天堂还在,但愿母亲和她牵挂着的亲人们也已经相聚在了一起……呜呼!

正文就在十天前,我带着满心的希望,和爸爸一道搭乘姐夫的车,急切地穿过会宁六、七个乡镇的崎岖山道,匆忙赶回阔别六年之久的家乡刘寨,看望病重的姑姑。虽然,几年未见的姑姑被病痛折磨的十分憔悴,让人心痛不已,但我的心依然充满希望与幻想,我的内心深处依然坚信大家一定能把姑姑从死亡的边缘上拉回来。这是因为十年前,母亲被凶险的脑溢血击倒,昏迷了整整一周多,我们不也将母亲从昏睡中唤醒,从死神手中拽了回来吗?打那时起母亲忍着病痛,艰难且坚强地走到了今天。我深信刚强的姑姑也一定能像母亲一样迈过人生的这道坎儿,一定能像母亲一样一如既往地靠坐在窗前,望眼欲穿地等待着我们的归来。哪想到仅仅别离十天,姑姑就撒手人寰,绝决地独自走了……

十月九日,我和在会宁县城的爸爸、姐夫、四妹他们相约,前去为远行的姑姑作最后的道别。早晨八点,我由丈夫陪同,搭乘由兰州发往刘寨的长途班车。车上弥漫着浓烈的烟草味,夹杂着浓浓的炕土味,伴随着熟悉亲切的乡音,不知不觉间出兰州,过榆中,经巉口,沿着凸凹不平的郭巉公路,进入了关川。生长于关川头寨的丈夫故地重走,不时地指着窗外远处的村落,说这里是某某朋友的家乡,说那里是某某同学的故里。当从车窗望见三十二年前我俩曾经就读过初中的头寨中学时,记忆中熟悉的校门和风雨侵蚀的白墙红字,唤醒了我多年沉睡的记忆。在头寨中学求学的一年半,身为教师的舅舅给我民主、宽松、自由的教育,我的老师(即舅舅的同事们)对我也是宠爱有加,这一时期的我,在尽情的玩乐中,无忧无虑地享受着轻松自在的学习生活,这是我十几年学习生涯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车子在颠簸中缓缓前行,绵绵秋雨洒落在伤心的路上,经过长达七个小时的行程,终于在下午三时抵达目的地刘寨车站。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姐夫,载着我们行驶在狭窄的便道上,十几分钟后到了姑姑的家。满头白发的姑父硬撑着在门外迎候,祭祀姑姑时表弟、表妹们的痛哭声更让我伤心欲绝。看到从小和我一起玩大的大表妹和表弟,看到和我一起共事四五年的烨妹,我们抱成一团,痛哭不已。我曾多少次期盼远在山东的大表妹能以相聚,曾多少次诚邀一起共话儿时旧事,可作为女儿的我们往往将忙里偷闲的一点点时间,都吝啬的留给了各自的母亲。我们也想能够统筹兼顾,从容应对,我们也总是忙忙乱乱,顾此失彼。哪能料想多年后我们是在这样生离死别的场合重逢相遇,世事沧桑,真让人难以言说啊!

当我从痛哭中清醒,看到姑姑安详地躺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小时候,只要姑姑回来,我们姐妹高兴的就如同过年一般,听姑姑说刘寨街上的见闻,讲她们学校的趣事,还可以噌上母亲精心招待姑姑的一顿好饭。记得有几次我跃跃欲试地想跟上姑姑去向往已久的刘寨逛逛,可每次都被母亲阻止了。那时侯,姑姑家孩子多,经济也十分困难,母亲不允许幼小的我给姑姑添乱。直到1976年我在刘寨中学求学半年,常和在小学教书的姑姑相见。记得那时学校要求每个学生上交老鼠尾巴五个,麻雀爪子五对,大粪五筐,这些规定让我犯难了好些时光。母亲带着我们既抓不住麻雀,也逮不住老鼠。那时十二岁的我要走十五华里的路上学,要完成五筐粪的任务,也是困难重重。最后不得已,告知了姑姑,她帮我完成了我无法完成的任务。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姑姑高兴地逢人就夸。直到我恋爱结婚,有一次公公下乡到刘寨,姑姑还美言说,我是侄女中最好的一个。想起这些,好似就在昨天。看到姑姑安详地躺在那里,我想她一定摆脱了病痛的折磨,才如此安详;我想她一定摆脱了人生的重负,才如此安详;我想她一定摆脱了尘世的烦忧,才如此安详……原来生来美丽聪慧的姑姑,独自远行也是如此从容,如此安详,如此美丽!

姑姑,我看到了您远行的家,我们送您一路走好。我不知道那遥远的天国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却知道那个陌生的世界里、那个美丽的天使一定是您,那个美丽的天使一定是我可爱的姑姑!

姑姑,我那个天使般的姑姑,我送您远行了!

 [置顶 看望病中的姑姑

2009-10-07 23:50

 得知姑姑病危,929日晚八点多,我从兰州匆匆赶回会宁老家。第二天上午八点,与爸爸、姐夫、姐姐一行驱车从会宁县城出发,经柴门、甘沟、四房、大沟、土木等乡镇,到中午十一点多,抵达姑姑生活的刘寨乡政府所在地。看到病榻上的姑姑,我们忍不住泪流满面。几年不见,岁月将我的姑姑消磨得如此苍老,病痛将我的姑姑折磨得奄奄一息。病榻上的姑姑已十多天不尽食了,脸上早已失去往日的生机,嘴唇上结满了厚厚的干甲,躺在那里,任凭我们拉着她枯干的双手,眼泪汪汪地劝说要配合积极治疗,面无表情的姑姑却早已受够了病痛的折磨,早已看不到治愈的希望了,铁下心来拒绝一切治疗了。满头白发的姑父和表弟表妹们无可奈何地守着,爸爸和我们姊妹也无可奈何地劝着、目睹着这残酷的一幕!

看着病榻上这个又黑又瘦又小的老太太,怎么也不能相信她就是我的姑姑呀!六年前的暑假,爸爸、丈夫、儿子和我一起回家乡,看望姑姑和叔叔。那时姑姑虽患脑梗塞,腿脚不太便利,但有姑父精心的关照,姑姑精神面貌很好,谈笑幽默风趣,寂寞之时还可以写写日记打发日子。表妹和我在同一学校上班,闲暇时我俩常聊姑姑的过去和现在,只要有点时间,表妹一定要赶回家看看,替换一下终日忙碌的姑父。看着守护在姑姑床边的表妹,我不敢往下想,今后的日子里还会有半夜三更搭乘班车赶回家的那份欣喜?今后的日子里还会有一位两鬓花白的老太太守候在窗边等待着你的归来?

带着满腹的无奈、带着满腹的无望、带着久久的眷恋、带着深深的遗憾,我们返回了!在回来的路上,我满脑子都是姑姑年轻时的身影,那个上过学,读过书的姑姑;那个教过书,当过校长的的姑姑;那个经过商,办过小卖铺的姑姑;那个条件简陋,却执着地供给着孩子们上学的姑姑;那个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却在苦苦帮衬叔叔一家人的姑姑。我的那个年轻、健康、漂亮的姑姑,我的那个刚毅倔强的姑姑呀,您到哪儿去了呢?

我祈求您,我的姑姑,我祈求您能够硬朗地迈过这个坎呀!我祈求您,我的姑姑!

 

 

 

>> 祭文回复
暂无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  天堂在线用户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