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德艺双馨 光鉴后人  
个人档案
韩林
(1927-1988)
邱玲华
(1927-2011)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纪念文章
姐妹支撑落日残阳的生命[] 作者:涵玫(女儿) | 点击:14601 | 2013-03-16 01:14 回复 

                   守望亲情,呵护生命,是妈妈晚年生命诠释智慧又一体现。妈妈有个大二岁的姐姐。一生中与大姐最亲,无论人生遇到多少坎坷和磨砺,姐妹都牵手一起走过,互为担当。随时华年的逝去,青春貌美的姐妹俩,都已进入暮年,姐妹的情谊,也升华为博大的爱,相互支撑落日残照夕阳的生命。

      说起姐妹情深的缘分要追忆几十年前。妈妈的老家住在哈尔滨道里区17街道,隔二条街是19道街,有座京剧院。很小的时候,妈妈就是是京戏小票友,非常喜爱皮簧唱腔,有板有眼的节奏,婀娜多姿的走台,深深的吸引幼小的生命。常常用姥姥给的零花钱,买票看戏。没有银元时,就跑在门缝中偷偷学艺。她常哼着小曲,穿一件淡兰色的衬衫,上面开满了白色的小花,两根垂到腰间的长辩,轻轻的晃动着乐滋滋的看戏。但你要知道,妈妈能拥有这快乐的心情,却是大姐的牺牲。姥爷是个很严厉封建的父亲,不愿意让女儿抛头露面,而且那时候的女孩子,都是要学习做家务。为了能让小妹的喜好心得以满足,大姐默默承担了家务活。每当姥爷问起妈妈的行踪,大姐都用谎话搪塞过去,有时候还会遭到姥爷的责骂或挨打。每到这个情景发生后,妈妈都用手擦拭着大姐的泪痕,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连累着姐姐。但毕竟是孩子,还是忍不住背着姥爷偷偷学戏。幻想着能有一天也站在舞台唱戏,也幻想拥有观众热捧的掌声。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机遇来了。部队剧团来哈招兵。妈妈高兴级了,兴匆匆的回家告知了姐姐,她和姐姐说:“姐,我想当兵,能当演员。”姐姐听后,自然为妹妹欢喜,但眉头也紧皱起来说:“妹,要当兵是大事,一定是要和父亲说才行!他能同意吗?听大姐的话,妈妈也惆怅起来,是啊,姥爷不会同意的。那一夜,姐妹俩依偎一起,忐忑不安的一夜没睡。

       第二天,只能硬着头皮和姥爷说妈妈要当兵的事情。当时姥爷在当院干活,大姐拽着姥爷的袖口说:“爸,小妹要当兵……”话还没有说话,姥爷就咆哮起来;“什么?小死丫头,你说什么?玲华去当兵,疯了,你们这倒霉的孩子,哪有女孩子当兵,不行!”姥爷的怒颜,把姐妹俩吓坏了不敢出声。但更意外的是,从那个时刻起,姥爷把妈妈锁在一个小仓房上了锁,让大姐看着,不让跑出来去当兵。一天两天过去,妈妈心急如焚,当兵的愿望越来越强烈。那天,妈妈和姐姐说:“姐,把锁头打开,你把我放了,要不我们一起跑,一起去当兵!”其实,姐姐也想去外面看世界,但又犹豫了的说:“妹,姐把你放了,你自己去报名,咱们都走了,家里的活谁来干?爸爸妈妈不是更急吗?你自己走吧!”“姐,我们一起走吧,剩下你自己,老爸的怨气都会撒到你身上,你咋办啊?”“小妹,别管我了,你快走吧!”说着,把锁头打开,送走了小妹。妈妈离开姐姐,一路小跑来到离家不远张贴招演员的海报的那个商场。

    在商场的二楼,一个短短的头发,军帽下边蓬松的女干部,身穿军装,皮带一扎,鲜明的勾勒出苗条的身材,绑腿打得那样规整自然,有一种严正的军人风度,但也充分保留着女性的魅力。她和善的接待了妈妈。还问道:“小姑娘,喜欢演戏吗?”妈妈高兴的答道;“喜欢。”然后,她拿过一篇文稿让妈妈念。之后,又唱了几句歌,上下打量着妈妈的身材,又让妈妈跳了几步舞,笑着对妈妈说:“通过了,来当演员吧!”那时的演员好当,只要有姣好面容和身材,再加上好嗓子,认识几个字就行。妈妈很顺利的加入“吉林军区文工团驻哈办事处。”开始,妈妈不知道这是共产党的文艺组织。是剧团做饭的厨师告诉她的。有一天。妈妈闲时帮做饭的厨师摘菜,这个有着和善面容的四十岁模样的中年人对我说:"小姑娘,你听说过共产党吗?我们就是。”然后,他还掀起衣服让妈妈看扎在皮带里的手枪。妈妈道自己加入了共产党的队伍。加入部队剧团后,演出了几出短戏,从此,踏上从艺的道路,开始深邃的一生。

        话说姥爷知道妈妈当兵的事情,自然迁怒与大姐,常常是唠唠叨叨,一生不原谅这件事。由于大姐的懦弱和选择,命运不佳,结婚嫁人后,成为家庭妇女,在家属厂做零活。长期的劳作加上抚养儿女的劳累,患了哮喘病等多种疾病。一样的姐妹,两种命运。妈妈在社会大环境中生存,视野的扩大,事业的历练,成就深邃。睿智思维,家事处理的很好,把教育子女成人成才放在首位。家有孝子,事业有根基,晚年很幸福。而姐姐却不同,对子女溺爱,小环境生存,思想狭隘,处理家事,缺乏远期目标。在房子处理事件不得当,晚年没有归宿感,借宿儿女家。想到这些,我心也隐隐作痛。老话说:“人要有三老,:老房子,老钱、老朋友!”这是晚年幸福生活的保障。其中,老房子为首位。

  妈妈是个很感恩的人,常常对我们说,她拥有这幸福的一生,是姐姐做的牺牲。因此,晚年里,呵护姐姐,是妈妈晚年中最重要的决定。在妈妈82岁的高龄时,姨妈也是84岁,有一天,妈妈决定把大姐接到自己的家中,爸爸离世后,妈妈独居,这样照顾大姐方便。当妈妈征求儿女意见,我们都强烈反对,并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而是,妈妈的年事已高,自己都需要儿女照顾,况且,姨妈也有自己的儿女,生命出意外,我们不好交代。俗话说“70不留餐,80不留宿,不无道理。”但是,妈妈不顾我们的反对,把大姐接到家中,事情已成定局,我们只能试图理解妈妈,也许妈妈觉得姐姐太悲哀,值得同情,也许觉得亏欠姐姐做补偿。总之,我们作为妈妈的女儿,只能做到顺为孝了!我们回家后,常看到这样的情景,妈妈和姐姐有说不完的话,端茶倒水,不亦乐乎,如果身体不适合,让我们陪医院看病打针,其实,我们心中也很不悦,姨妈连累着妈妈,我们心疼,但我们无力改变着事实,因为,我们是妈妈的女儿,只能尊重呵护妈妈的生命。

     许是天意。两年后,妈妈也得了重病,其实患病前,妈妈已经出现了症状,她向儿女们隐瞒病情,做火车轮船去烟台大姐的女儿家,其实她是不放心看大姐,许是知道自己的身体不佳,见一次,少一次。记得离别的哪个晚上,两只苍老的手,握在一起,眼睛中写满不舍和悲哀。许是心有灵犀,大姐先开了口,说:“玲华,今年你是84本历年,一定要注意,我们不知到还能不能再见。老姐妹一定要电话常联系!”这句话,妈妈记下了,多年来,逢年过节,家常理短,电话连线,是姐妹最好的心境,已经是最重要的生活重心,电波里,慰藉了牵挂的心,电波里倾诉了生活的郁闷和愁苦,电波里有了生命的守望。

     妈妈是2011年春节逝世的,自然电话断了,老大姐的心明白,可能不在能和小妹再相见了,一直也不愿意和儿女提起,三个月后,心急成灾,与妈妈一样,凄然离世。虽然二老已经作古,但欣慰的是姐妹天堂相聚相伴。当夜幕仰视天空,我看到了两颗相似的星,温柔的对望。

 

 

 

 

 

 

 

>> 祭文回复
暂无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  天堂在线用户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