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最新祭奠
  •  南
  • 02-07
  •  南
  • 02-05
  •  南
  • 02-05
最近来访
 新年   元宵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姓名:刘君蘅
性别:女
生辰:1918-02-13 (公历)
忌日:1999-06-19 (公历)
国籍:中国
籍贯:安徽省南陵县
宗教:无
职业:教师
生平简介

  原名:刘家范,1950年后改名:刘君蘅。 自修小学课程,1939年9月——1940年7月就学省立十二临时中学(泾县)。 1942年7月毕业于南陵中学。 1942年9月——1943年8月任南陵县会计室二级办事员。 1943年9月——1982年7月一直从事小学教育工作。工作到的学校有朝阳、三里、弋江、朱村、刘店、孔村、三里、闸口、童村、合村、前桥、高桥、河湾等小学。1982年9月在河湾小学退休直至逝世。

音容笑貌请进入http://ahlyn.photo.163.com/→相册→点天堂之路;或直接进入 http://photo.163.com/openalbum.php?username=ahlyn;密码至电查询或发邮件ahlyn@163.com

悼文——妈妈安息

各位尊敬的长辈及亲友们:

今天各位怀着沉痛的心情向我母亲遗体告别,使她老人家在天之灵有所快慰,我以她长子身份代表她的子孙们向你们跪谢。 母亲生于1918年农历正月初三,因患重病加上年迈,与病魔抗争长达5个月之久,终因回天无术于1999年6月19日12时与世长辞,享年82岁。

母亲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女性,她的闪光的一生就是把毕生的心血和爱奉献给人民的教育事业和我们姐弟三人的身上,从1943年开始任教到1982年离开三尺讲台,在长达近40年教学生涯中,热爱本职工作,几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赤诚对人,耐心教育儿童,在她工作过十余所小学,每到之处都受到师生的好评、家长的尊重,就是退休闲住在家她还义务担任左邻右室学前儿童的识字教学,深受青年夫妻的爱戴,孩子们都称她为老太太老师。

回顾过去苦难蹉跎的岁月,我们姐弟三人从小失去父爱。是母亲用她微薄的工资,勤劳的双手,一付铁肩撑起了本不该她撑起的一片天。在那粮食过关,饿殍千里三年自然灾害年代,她白天工作,晚上开荒种菜,星期天砍柴,生活上精打细算,才使我们得以生存,并受到良好教育。65年舅舅早逝,母亲还要赡养外婆,担子更重了。但母亲没有怨天忧地,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下,凭着她女性少有的毅力硬是挺过去。

在历次政治斗争中,她也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由于她工作一贯表现好,与人为善,均能受到同事和当地群众的保护,故此闯过一次次风浪,相继把我们姐弟三人培养到中专、大学,各自走上工作岗位。

粉碎“四人帮”后,母亲也得到新生,她多年的工作业绩得到组织上的承认,乡教委多次组织部分教师听她的观摩课,并光荣地评为“县三八红旗手”。母亲她满经沧桑的脸绽开了笑容,好象年轻了许多。

是母亲的力量,母亲的言行,母亲的壮举,母亲的表率激励着我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有所造就。母亲的一生是光明的磊落的,她处处想到的是别人惟独望了自己。在重病期间,她知道自己不久人世了,再三叮嘱我:她死了,不要惊动亲友,悄悄火化,不要保留骨灰,撒到江湖,节约一笔费用捐给慈善机构,为社会最后做一点贡献。 各位长辈各位亲友,由于世俗的陋习,子女们的虚荣,她这一条遗愿可能不能实现。

亲爱的妈妈您安息吧,您给我们留下的精神遗产何止千金万金,您的精神将在烈火中得到升华,您的子孙们一定继承您的遗志,努力工作,好好做人,做个好人。

1999年6月


悼词

四十年从教桃李天下,六十载奋斗含笑九泉

福寿全归音容宛在,齿德兼隆英名常昭


悼诗两首

其一

今朝慈母登仙台,

回首沧桑泪满怀;

此去黄泉志不改,

培桃育李遗英才。


其二

黄莲苦水几十载,

晚年方把笑脸开;

人生轮回总得去,

虽化青烟精神在。


忆母亲


2004-6-19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之中母亲已经离开我们五周年了,每当想起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就像发生昨日一样……
母亲是51年参加新中国的教育工作的。刚参加工作时是在县东部的圩区,离县城也比较近,学校规模也比较大。据母亲说那时的工资很低,但吃的穿的都很便宜,一月交十几元钱,一家四口人都可以在学校食堂吃饭,食堂饭菜也不差。家里还请了一个带孩子的保姆。工作是紧张、热烈的。她除授高年级的两个班的算术外,还兼学校总务工作(相当于现在的出纳+会计+总务主任),学校的文艺活动也较多,师生常排练一些戏。晚上集体办公,假期还要参加各种业务学习班。后来经济出现了困难,我小时候就不能请保姆了,而是寄养在一户无儿女的农民家里。
1960年开始,母亲一人带着一儿一女西迁。西部是丘陵地区,交通不便,学校很少,学校的规模很小,往往一个学校只有一、两个教师,在几年中越迁越西,离县城也越来越远,最后来到了一个再也无法西迁的地方——两县交界的前桥。而西迁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解决一个烧柴的问题。 前桥有二十几个自然村,只有这么一个学校,在母亲去之前也有几位老师去过,但时间不长就走了,只有母亲在那里扎下了根,一干就是二十多年,直至退休。当时的学校只有母亲一人,学校也没有房子,先后在一些房子较为宽裕的农民家里上课,一学期换一次房是最长的,有时一学期搬几次,最后搬到一所祠堂里算是固定下来了。学校最值钱的东西是一只闹钟和一块黑板,学生的桌凳是学生自己带来的。学校的搬迁就是老师的搬迁,四、五个人一早上就可以将一个学校迁移到十几里以外。
那所祠堂较偏,离最近的村庄也有二、三里远。祠堂倚山势而建,分前、中、后三厅。教室在中厅,母亲与我住在后厅的左侧,右侧住了一个有家不能归的患痨病的农民,前厅关了附近几个生产队的耕牛。那时我也有七岁了,从寄养的保姆家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姐姐在县城里读初中,哥哥在学区完小读高小。
白天学生来了,学校就沸腾起来了,母亲是那样兴奋,那样忙碌,那样紧张。夜幕降临时,空荡荡的大厅,昏暗的灯光,是那么阴森可怕,只有那群牛和那位在阎王爷那儿报到过的痨病鬼陪伴着我们母子俩。在了昏暗的油灯下,母亲批阅一摞一摞的作业本,备着几班的课,还要缝缝补补,为能穿得暖吃得饱而操劳着。
当时母亲有七十多个学生,从一年级到四年级都有,特别还有些女孩带着小弟弟、小妹妹来上学。学校又成了托儿所。母亲将四个年级的学生编成两个复试班,轮流给学生上课。有的学生离家较远中午不能回家,这些学生带干粮来吃,所以母亲每天中午要烧几锅开水给学生喝,为搭伙的学生和自己烧饭。放学后母亲常常要去家访,与家长交流孩子在学校的情况,听听家长的意见和要求,苦口婆心地劝说家长让辍学的孩子上学。
生活上也是很艰苦的,最主要的是没有菜吃。在农村没有买菜的地方,即使有也买不起。肉只有在过年过节时能的饭桌上看到,平时能吃上一、两鸡蛋就是大餐了。后来生产队给了我们一块地种蔬菜,母亲也渐渐地学会了种菜、养鸡,生活上才有些好转。
母亲渐渐的老了,把她的一生无私地奉献给山区的教育事业。她也没有获过什么奖,没有红过。她像一片绿叶,更像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我们姐弟三人先后上了中专、大学,我和哥哥都继承母业当上了一名教师。母亲也由农村渐渐地迁到县城和我生活在一起。退休后的工资关系由原农村学校转到城里的一所中学,拿工资方便了。当时的工资和公费医疗比较死,与单位没有什么关系,后来各单位的工资也比较活了,公费医疗由全报改为单位负担30%,由于母亲不是现工资单位的教师这些都没有,福利就更没有。每当教师节来临时我的单位都能给每个教工和离退休的教工发一些钱物,对离退休的还另有一些慰问。然而我母亲却没有,虽终生从教,却从没有过过教师节,似乎被人遗忘了。每当这时我都要送一些礼物给她,安慰她。不过母亲还是很乐观地说:“现在农村有的学校教师的工资几个月才发一次,我现在每月都能按时拿到工资,我已心满意足了”。
母亲退休后生活了二十几年,原工作单位没有来人看望过她,慰问过她,也没有补过那30%医疗费。因早退了几个月而没有赶上调工资,使退休金少了好几十。这些母亲都看得很淡,“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们都能过,也不靠我,我多几十元不多,少几十元也不觉得少,比起过去现在是在天堂了。我一生从教只想把农村、山区的孩子教好,使他们有文化,有知识,并不想得到什么回报。”
母亲是一个平凡的母亲,是一个平凡的人,只想把孩子哺育成人,只想农村、山区的孩子有文化,有知识。她是千千万万母亲中的一员。



母爱——纪念母亲逝世五周年

女儿:英华 女婿:开生

2004年6月12日

亲爱的母亲:

您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五个年头了,五年里您的音容笑貌时刻在我面前浮现,您的谆谆教诲一刻也没有忘记,您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母亲,您伟大、坚强,您踏踏实实、默默无闻地在偏僻的山村小学耕耘了五十余载,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教育事业,把您一生最大的爱留给了学生。您桃李满天下,今天他们为祖国建功立业,您得到了回报,也得到了真爱。
母亲,您的一生经历艰辛坎坷和不幸,您总是勇敢、沉稳、平和地面对。您是女性又象男人一样坚强,您撑起一片蓝天,生活的重担全在您的肩上,一旦回忆起那往日的艰苦,让我至今触目惊心,为了三个幼小子女,您挑水、担粮,上山打柴挖野菜,夏日无蚊帐,冬天稻草充被褥,你省食节粮,挨饿受冻,含辛茹苦地哺育着我们,让我们读完了小学、中学和大学,你总是教育我们:“好好做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们将永远牢记你的教诲,一代一代传下去。 母亲 安息 !


忌日的忏悔

  母亲西去整整五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她辞去的一幕就好像发生在昨天,她是多么不想离开我们。临行前的最后一刻,豆大的泪珠从脸上淌下,我知道这里面包涵着无限的遗憾,是没有最后见见还比较孝顺的小儿子,还有孙儿们,只有她的不孝之子大鬼为她送行,遗憾的是没有达到她做个百岁老人的目标。
  我从小就不孝顺母亲,母亲在我儿时问我:你长大养不养我?
  
幼稚的我回答说:养你,用绳子系着养在水里。
  然而母亲却没有生气,童言无忌嘛,她把我儿时的这句话传说了几十年,所有的亲友和我的子女都知道。这句话却灵验的很,长大后我的确没有赡养过母亲,我的弟弟和姐姐也没有赡养她,退休工资已是够了,用她的话说这一辈子她从不靠别人。
  母亲是爱我的,胜过爱我的姐姐。在她晚年时,独住弟弟去深圳时留下的六楼,我每年去看望她只不过一至二次,每次去看她都异常高兴,见到熟人都告诉:我大鬼回来了。她总是没完没了和我说话,要将一年的话跟我说完。她知道我很快就又要离开她,因为我每次去最多不超过两天。
  现在母亲躺在公墓里,她不感到寂寞了,因为那里很热闹,什么样的人都有。母亲一生和善待人,朋友很多,故事也多,不论是大人小孩都爱听她讲故事。如今我喜欢讲故事,大概就是她的遗传。每年我还同她在世一样,看望她一次,墓碑上的遗像看着总是笑,我心里总是说:你别对我笑,我是来忏悔的。每当这时我耳边听到母亲的呼唤:大鬼,你能每年来看望我一次,献上一束花,磕上几个头,我就满足了,你还是我孝敬的儿子。啊!母亲您的胸怀比大海还要开阔,你能把这种品格遗传给我就好了。


不孝儿治元 

   
2004.6.19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  天堂在线用户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