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最新祭奠
    暂无
最新祭文
    暂无
最近来访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姓名:父亲刘相禹
性别:男
生辰:1909-08-15 (公历)
忌日:1994-03-23 (公历)
国籍:中国
籍贯:辽宁沈阳
宗教:无
职业:机关干部
姓名:母亲刘博特
性别:女
生辰:1911-11-12 (公历)
忌日:2003-03-23 (公历)
国籍:中国
籍贯:山东泰安
宗教:无
职业:教师
生平简介
刘相禹 国家干部 (1909——1994) 享年85岁 父亲刘相禹1909年8月15日出生于辽宁省一个铁路工人的家庭。自小家境贫寒,父亲却是一个勤学向上的青年。家庭负担不起他读书的费用,他以一边做工一边学习的方式完成了大学专科的学业。从此便离开了家庭,在东北铁路上开始了他自食其力的独立生活。当时旧中国被内外战乱困扰,民不聊生,父亲的生活也很艰难,经常在失业的困境下挣扎。曾经做过铁路押运员、铁路路段长。抗日战争时期几经展转来到西北,做过教师、公司职员等。 1943年初在甘肃天水与母亲刘博特结婚,组建了一个并不富裕却很温馨的家庭。当年的12月他们的大女儿出生了,第二年二女儿也 出生了。有了家庭、儿女,对于一个长期以铁路为家四处展转的汉子,真是不小的考验和压力,同时也承担了莫大的责任。在全中国解放前的这段时间里,他们这个家庭也经历了很多的艰辛、磨难、苦涩。 直到1949年8月19日,他们全家自愿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新疆乌鲁木齐,成为全国第一批支援边疆建设的知识分子。自从那一天开始,父亲的人生有了崭新的意义。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自己全部的聪明才智和精力。他是自治区石油公司创建元老,是新疆石油储运工作的前辈,曾获得过仓储“红色管家人”和先进工作者的称号。他为人忠诚,工作勤勉,作风正派,他永远是同事们工作的榜样,是单位里正直与廉洁的代表。 1994年3月23日父亲认认真真、清清白白、从容地走完了他的一生。亲爱的父亲永别了,您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您给予我们的爱给予我们的高尚品德,永远温暖着女儿的心,永远滋润着后代的成长。 您永远是我们最敬重、最慈爱、最伟大的父亲。 刘博特 教师 (1911——2003) 享年92岁 母亲刘博特于1911年11月12日,出生于山东省泰安一个基督教家庭。由于外祖父在基督教会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母亲儿时的生活虽然不很富裕却很幸福。尤为重要的是她可以在教堂办的学堂里接受小学至中学的免费教育,母亲从记事起就由姐姐们领着在学堂上学这学那了,所以母亲对儿时的记忆总是伴随着新奇、快乐、幸福的感受。八岁时外祖父成为了牧师调升到北京,全家也前往北京定居。十三岁时(1925年)她正式进入北京慕贞女中就读六年制完全中学。在读期间她兴趣广泛聪明才学成绩优秀,曾经多次担任学生组织的各种重要职务,是学校里公认的女才子。高中毕业后(1931年),她想入大学继续学习,但是又不愿意依靠家庭的经济力量,毕业后留校当了图书管理员。她在正式考入燕京大学之前曾入北京平民学院,学了两年新闻专业,后受聘去天津仰山女校教授数学。正是因为这次暂短的教学经历,使她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立志学数学。 一年后(1935年),母亲考入燕京大学数学系。就在考入大学的这一年里日本侵华战争暴发了,作为一个热血青年,她参加了共产党组织的抗日救亡运动,参加了“一二.九”学生示威游行,她当时也是一名地下共青团员,经常参加一些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同时也没有因此而耽误了学业,很多同学因不负数学系繁重的课业而转了系,她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一直成绩优秀,第二学年还领到一笔奖学金。随着战争的扩大和恶化,坚持学业更加困难。北大、清华等大学将迁址云南昆明,迁址后的校名为西南联合大学(北大、清华、南开等大学的联合体)。在那个战乱的日子里母亲随逃难的人群离开了北京,先流亡到南京又到武汉,在武汉大学借读半年,又继续南下,几经周折历尽辛苦来到昆明,在西南联大继续完成学业。当时,组建西南联大也是抗日救国的大事,日本军队再疯狂,再烧杀掠夺,中国人民的志气不衰理想不改。全国和海外的知名教授纷纷前来任教,母亲就曾经受教于华罗庚、熊庆来、周培元等知名学者。并且,在西南联大建校短短的十年历史中,就先后培养出杨振宁、李政道、邓家先、唐敖庆等等现代科学家。母亲为能与他们同读一所学校感到非常自豪,也非常敬爱这所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的母校,也非常珍惜这段不寻常的求学经历。她曾经给儿孙们讲过许许多多这个时期惊险感人的故事。 1939年由于种种悲伤和无奈的原因母亲提前离开了学校,接受了云南石屏师范任教的聘书,只身一人带着简单的行李前往云南东南角一个小县城,开始了她的教书生涯。1940年受姐姐的邀请前往大西北甘肃天水中学任教。也是在那儿认识并与父亲结婚,婚后的生活是幸福的。随着女儿的出生作为妻子和母亲在家庭中要承担的则更多,在那个战乱的年代物质极端的贫乏,靠着微薄的收入维持基本生活都困难,更何况要养育儿女。那时母亲经历的艰辛和磨难是现在的儿孙们难以想象的。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全家迁往兰州市,母亲在兰州中学继续任教。终于,随着解放军的西进,大西北就要解放了。王震将军将率领解放军进军新疆,解放并建设新疆。当时要组织一支具有大专以上学历有工作能力的技术干部参加部队进疆,由于母亲青年时期就追随共产党接受共产主义的进步思想,也曾经是共产主义青年团员。对共产党解放全中国全人类的事业早有耳闻目睹,对王震将军也很敬仰。所以决定报名参军,跟随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去新疆,为解放新疆建设新疆贡献一份力量。1949年8月19日全家五口人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1950年在乌鲁木齐市第一中学,母亲光荣地成为了一名新中国的人民教师。她认为:新中国的人民教师工作不再是以前谋生的职业,而应该看作是为新中国培育人才的神圣的事业,须全心全意地为它倾注全部心血。因此她以全部热情和智慧投入了工作,在数学教学上从教材、教具、教学方法上都做了很多创新,在当时解放初期的数学教学上真是创举和突破。1954年乌鲁木齐市成立高级中学,第一中学的高中部并入高级中学,母亲也同时调往高级中学任教。1955年全国开始统一高考,她所教这届毕业班成绩出色,在以后56、57……等各届毕业班一直保持良好成绩,用现在的概念就是升学率很高,为此母亲被评为优秀教师。1956年代表新疆教育工作者出席了全国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并且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同年被选为自治区政协委员。1960年在全国文教卫生体育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上,成为主席团成员,并且光荣地接受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接见。1958年担任高级中学副教导主任。直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母亲都是在教育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中,母亲也受到影响,不仅离开了教学岗位,也成了走“资产阶级白专道路”的批判对象。这些年她是在自我反省、自我批判和随时会受到人身伤害的惊恐中度过的。母亲毕生的愿望是做一名教师,但是在她正当年富力强教学工作日趋精炼成熟时,却离开了教学岗位,无论是在领导岗位上还是在十年动乱的大批判中,都不是她的追求和所长,因而 白白失去了十几年时间。 1972年全国高校复课,新疆准备筹建师范大学,母亲被请到教师培训部(师范大学前身)执教,才重新开始教学工作。当时她已过花甲之年,但是她非常重视重新工作的机会,决心自此开始到古稀之年尽力补偿十年动乱造成的工作损失。她除在课堂授课,课余时间辅导,还走进电台为广播师大播讲数学课程,编写了教材《练好基本功》。母亲是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投入所有精力,花费全部心血抓紧时间工作着。用她的话说是“为科学的春天教育的春天早日到来尽一点微薄之力。”这期间母亲的社会活动也很多,1978年参加了新疆科学大会,1979年出席全国工会第九届代表大会和新疆工代会妇代会。先后参加了教育协会科普创作协会并担任了一些职务。直到1984年73岁正式退休。母亲的一生历尽坎坷艰辛,她却是孜孜不倦顽强拼搏,一生获得了很多荣誉和奖励,但是她最在意的只有一个——人民教师这个称呼 。 2003年3月23日享年92岁的母亲离开了我们。亲爱的母亲永别了,您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您给予我们的爱给予我们的高尚品德,永远温暖着女儿的心,永远滋润着后代的成长。 您永远是我们最敬重、最慈爱、最伟大的母亲。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  天堂在线用户群#1